閱讀

2019大乐透历史记录:網絡公開課或致傳統大學破產

333试机号历史记录 www.nxjmy.icu 發布: 2017/08/21 09:53:49        編輯:

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,世界一流學府都樂于把自己的精華課程制成網絡視頻,供學子在線分享。從2010年開始,網絡課程在美國最頂尖的高等學府頻繁出現。

幾年來,不少人悲觀的預測,傳統大學將步報刊、書店等的后塵,成為互聯網的下一個受害者。很多人認為,既然學生可在網上免費聽名師授課,何必要花一年幾萬美元學費、費盡心思擠名校?有人甚至預測:最快只需15年,美國大學有一半得破產。當然了,情況并非如此悲觀,事實上只有4%的用戶能完成其注冊的課程。

專題文字:東萊新現象:美大學流行“在線課程”

一個大雨冬夜,麻省理工學院(MIT)辛格爾頓會堂46-3002房間內,生物學教授埃里克-蘭德正待開講《生物學導論:生命的奧妙》,報名該課的98名學生全部出席,早早就座。
一群技術人員環繞課堂,三臺攝像機對著講臺,專業舞臺燈光把房間照得亮如白晝。導播詹姆斯-唐納德用手勢指示“開播”,蘭德開講。他一邊講一邊注視面前一臺題詞機。這是為讓蘭德與他看不見的遠程學生“互動”更自然。這是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學合作創立的非營利教育機構edX在錄制“大眾開放在線課程”(簡稱MOOC)內容。只要連上互聯網,全世界任何人都能免費聽蘭德親授這門課。從2010年開始,類似情景在美國最頂尖的高等學府頻繁出現。當斯坦福大學的塞巴斯蒂安-斯朗提供的免費網絡課程《人工智能》吸引了全世界超過16萬名學生之后,斯朗教授認為可以把這個做成一項事業,所以他創立了Udacity公司,專門來推廣網絡公開課。斯朗教授希望看到高等教育領域掀起一場**,為更多有志向學的學生提供優質免費的大學課程。尤其是給貧困生以希望,給那些原本沒有可能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提供課程。

新趨勢:正在顛覆大學教學傳統

最初,人們樂觀得以為隨著在線教學日益普及,傳統大學的存在意義將被削弱。2012年,越來越多的高??冀笱Ч畏諾酵?,這一年甚至被認為是MOOC的元年。哈佛商學院教授克萊頓-克里斯滕森甚至預測:最快只需15年,美國大學有一半得破產。在大學校園內,教職人員對此卻喜憂參半:MOOC是一種新生力量,沖擊甚至顛覆著大學教學傳統,令他們必須重新審視以往的教學方式。

2012年7月,美國杜克大學宣布與在線教育網站Coursera合作,推出8門課程。大學教導技術中心主任琳恩-奧布賴恩發現,在線教學實驗在校園內引發了一場課堂教學思維改革:MOOC導師們不約而同把課程縮短,“沒有一門課持續14周。”這引發了新問題:假如有學生只想學習課程的一部分,學校是否需要“量體裁衣”?如此一來,大學需不需要讀4年?

當然,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一項調查顯示,100萬網絡公開課的用戶,這些人中僅有約一半人聽過一堂課,而只有4%的用戶完成了其注冊的全部課程。而賓大的另一項調查則發現,上賓大網絡公開課的人中,80%的人都已經有一個學位。

新嘗試:“人民大學”嘗試提供學位

更進一步,如果網絡公開課最終能夠被用來提供學位,或許也能激勵部分沒有學位的參與者。美國開辦的“人民大學(University of the People)”就從2009年開始了這一冒險歷程。
目前,我們還沒有辦法全面評價這個“人民大學”學位到底價值幾何,因為這所大學1500名來自全球137國的學生,只有736名還在冊,另一半學生已經“輟學”。而大約幾十位畢業生要到明年才能進入市場。
根據《紐約時報》之前的調查,“人民大學”有100萬美元的年度預算、14位受薪員工和300位志愿者。其運營資金主要源自基金會捐款——其中包括惠普和蓋茨基金會、卡內基公司,外加學生繳納的申請費(在10到50美元之間)和考試費(每人100美元),不過他們可以申請豁免這些費用。而鐘情教育的以色列商人雷謝夫已經為這所大學貢獻了350萬美元自有資金。但全球的學生到底能不能被激勵起來?“人民大學”50%以上的輟學率,恐怕無法讓人樂觀。當然,其中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:美國各種專業的教育委員會或者各州教育部門現在還不承認“人民大學”的學歷。

缺陷明顯

缺激勵機制與強制手段

在美國,一方面大學的網絡課程火爆,一方面卻是只有很少的學生完成了注冊課程。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狀況?這實際上涉及到目前在線網絡教學的缺陷問題。首先,所有的網絡公開課強烈依賴參與者的自制力,各種原因致學生難以持續網絡課程。在學習過程中,通常只有少數學生才能達到,4%的課程完成率也證明了這一點。這就好比輟學現象。引發輟學的原因有很多,其中重要的一點是家庭收入低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意味著這些孩子需將其時間和精力更多用于家庭的事務,而不是學習。同樣的道理,網絡公開課的參與者也需要面臨各種困境,這些困境或許是我們難以想象的。但這些困境會迫使他們無法繼續專心學習,進而離開網絡課堂。

第二個原因是缺乏傳統課堂的有效交流,直接導致網絡公開課的吸引力下降。
課堂的交流以及同學通過交流構建起來的關系,對學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;在線網絡課程無法實現這樣的吸引力。在線課程的互動,顯然還需要借助技術手段來強化,實現更加逼真、更加實時。

第三個原因是:網絡公開課沒有錢就一定搞不下去。錢來的方式要么是用者自付,就是參與者承擔?;蛘呤欽固?,變成政府購買教育的部分。在美國的公立大學還不是太現實,因為聯邦政府正削減公立大學經費,不太可能另外撥出經費來支持公開課;要么是來自非營利組織,例如各類支持科技和教育的基金會等。但出錢的若無法協調課程開發者和參與者的激勵,總是會出問題。質疑不斷未來的教師會變成演員實際上,大學開放課暴露出來的種種弊端,也引起越來越多教育工作者的隱憂。上周,美國加州大學校長簡內特-納波利塔諾也加入質疑者的行列。他說,大學公開課的形式使教育脫離了其本質——將老師變成了演員,每一堂課都像一個精心編排的節目,課程設計成了影視制作。更讓教育工作者擔心的是,網絡課程也許會讓教育的魅力喪失殆盡。不久以前,美國加州大學管理層作出決定:測試在校內的本科教育階段推行全網絡化的可能性。這項舉措遭到很多老師的反對。

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教授溫迪-布朗就在校園論壇上尖銳地指出:“難道教室僅僅是老師們傳送知識的地方嗎?當然不!這是腦力激蕩、智慧碰撞的場所,是老師們用自己的熱情感染學生、點燃學生對科學與文學向往的場所!而一旦失去了教室,我們會連帶失去所有!”

另外,通過傳統方式上課的學生,及格率遠高于通過網絡課考試的學生。這意味著,網絡課的學生需要繳納更多的考試費用。難道就沒有一種方法可以兩全其美、既讓更多人共享優質教育資源,同時盡可能保留良好的教育傳統嗎?伊利諾伊大學斯普林菲爾德分校正在進行類似嘗試。他們選派一些老師來擔任輔導員,要求他們成為在線學生的好朋友,幫助學生熟悉校內各級機構,同時推進學生們與教授的即時交流。簡單說來,就是建立學生與學校之間的密切關系,讓學生們雖然各自分散在電腦的另一端,仍然能感覺到自己是學校的一分子。

記者觀察

互聯網“入侵”大學非壞事

互聯網正在改變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。一些悲觀而大膽的預測認為,傳統報刊雜志和實體銷售網絡將“消亡”。甚至有人預測,幾十年內貨幣都將成為多余,消費者憑著刷卡就能解決一切問題。這幾年又有一派新說崛起,人為傳統大學將成為互聯網的下一個受害者。上述描述是否會成真還不確定,但有一點恐怕可以肯定:這其中難免夸大之詞。我相信20年后我們還會看報紙雜志,雖然也許是在kindle上;我們還會有實體書店和各種商店。當然,我們的子孫還會上大學。但另一點也同樣是肯定的:紙媒確實面臨轉型,實體書店確實出現倒閉。因此,那些用鋼筋混凝土構筑的大學校園,未來究竟會如何?傳統校園是否是互聯網的下一個受害者呢?目前來說,一流大學很難倒掉。現代社會已經創造了相當規模的高端消費者。一流大學,還會追加投資精益求精,盡力讓這樣的精英滿意。與此相反,“低端大學”會成為互聯網入侵的受益者。這些學校,將砍掉許多消費者所不需要的昂貴“性能”,其廉價戰略會受到很多學生的歡迎。最有?;械?,恐怕是那些中間層次的大學。這些學校在基礎設施上已經投入巨大的資本,雇傭的教授規模和質量都相當可觀,但未來這里的學生可能多被低端大學搶走,最終變賣空蕩蕩的校園。

我們必須承認的是,“互聯網思維”正在改變生活,包括傳統大學。與其說互聯網“侵害”了傳統大學,倒不如說互聯網對傳統大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